当前位置:首页
>> 法制文化 >> 法制文艺
莱芜梆子小戏《钱伤》
发布日期:2013-11-28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剧情简介:

《钱伤》一剧描写了一个父亲,只顾搞歪门邪道挣钱,忽视了对儿子的关心、教育、看管,致使儿子走上邪路,父亲后悔莫及。通过该剧,唤醒家庭及社会都来关注对青少年道德、法制的教育和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关心、呵护。

 

 

 

编剧:孙华心

导演:张克学

司鼓:段伦祥

作曲:王宪清

伴奏:王宪清 石学双等

舞美:纪正甲 黄振豹

 

 

 

演员表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张宏展饰钱大超  

 

景秀云饰王玉莲 

 

韩  洋饰小顺子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时间:春地点:家

(幕启:高档房舍、沙发、桌椅、物品等。音乐起,幕后车鸣笛声,大超似有醉意,兴致勃勃地上)

大超:哈···(唱)人走时运马走镖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二年发了我钱大超。

今天又有一桩好生意,

大把的钞票揣进了腰。

(白)玉莲!玉莲!

玉莲:来了,来了。(玉莲急忙开门,看大超有醉意)

又喝上了?

大超:治事啊!能不喝?(进门放下包)

玉莲:哎!咱家顺子出去一天了还没回来,你也不管啊?

大超:我管他?谁给我钱啊,今天是先送礼后吃喝,按摩桑拿带泡脚。明里送花暗报柳,转手就挣两万多。

玉莲:你呀!就光知道搞那歪门邪道吧!有你难看的

大超:难看?这钱多了还咬手吗?虽说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,有的人就爱吃这一口,甭管使啥法,只要是把钱装进咱这口袋里,咱就是大爷。

玉莲:好!你是大爷,可你也得管管你那小老爷吧?

他高中没考上,整天在那网吧里乱游荡,他正事不干,你就放心?

大超:这有啥不放心的?你忘了?我和你结婚的时候我还嘲嘲巴巴的来,树大自直,你就放心吧!只要不违法,啥事都没有。

玉莲:等有事就晚了,叫你影响的孩子一点也不学好,你不管,我去找他去!(欲走,大超手机响)

大超:哎!!!等等!你那宝贝疙瘩来电话了,(接电话)儿子哎!谁?是财老板啊!好!好!好,你先别发火,啊!哎呀我地个小祖宗哎!

玉莲:怎么回事?

大超:你那宝贝儿子又闯祸了,和他那帮小哥们下了饭店,吃了喝了不支钱,掀了桌子砸了碗,这个不争气的东西!(欲走被玉莲拽住)

玉莲:你干啥去?

大超:干啥去?给你那儿擦腚去(轻雷声,大超急下,汽车鸣笛声,玉莲拿伞追至门口)

玉莲:下雨拿着伞!我娘哎!这可怎么办啊?

(唱)都说俺生来是好命,

谁料想生了一个惹祸精?

从小聪明把书念

谁知长大话不听

倘若现在不严管,

      以后还会把祸生。

顺子:(头顶着褂子慌张上)娘!娘!扑向娘坏被娘推开)

玉莲:又和人家打架了?

顺子:没有啊!

玉莲:还装!(玉莲气急打了顺子一个耳光)

顺子:这不怨我(顺子大哭起来)

玉莲:别哭了!

顺子:是他们死扯硬拉叫我去的。

玉莲:苍蝇不叮无缝蛋,你不去人家还抬你去?

顺子:一个他爹是大官,一个他爹是大款,就俺爹是个小老板,他们欺负我,(放声大哭用手遮脸偷看)

玉莲:好了,好了!你上小学的时候不是挺好嘛?成绩在前,老师都夸你是个好孩子,可咋自从上了初中你就变了呢?

顺子:我不是长大了嘛!

玉莲:长大了才应该学好啊,咱联系个技术学校你去学点技能干点活

顺子:我不学!我不学,学那些又下力又动脑子的累活,我可干不了。

玉莲:不下力天上能掉馅饼吗?

顺子:(灵机一动)娘!要不我跟着俺爹学着干点生意行吧?你看行不?

玉莲:不行!

顺子:为啥?

玉莲:不为啥

顺子:娘!我看着俺爹他怪能的,他又会挣钱又会玩,他请人家又是吃又是喝,又是洗头还又是泡脚的呢!还个······

玉莲:够了!孩子,你还小,你不懂啊!你可别学他那一套。

顺子:娘!我不学,我不学!我自己学着干,我有个朋友,他爹是经营服装的第一大老板,他爹和外商签定了五百万套服装的大订单!娘!我是一口一个干爹叫着,人家才叫咱咱入点股呢娘!

玉莲:慢着,你别让人家给糊弄了啊?

顺子:娘!人家不糊弄我,我也不糊弄你呀,娘!

玉莲:那得多少钱啊?

顺子:娘!人家有规定,最少一百股,一股贰佰元,最少两万元,娘!这要翻一番可就是四万元啊!

顺子:娘!

玉莲:顺子,挣钱多少不要紧,只要你学着干点正事就行呀。

顺子:娘!我干正事,我干正事,你快拿钱吧!娘!

玉莲:我说顺子,这两万块钱可不是闹着玩的,你要是打了水漂啊,我和你爹可都绕不了你

顺子:我知道了,娘!你快一点吧,人家还等着签合同呢,

玉莲:好!数字,这是你爹刚拿回来的,这两万块钱可别让你爹知道啊

顺子:我知道了娘,我这就把钱给人家送了去

玉莲:你爹回来了,快上后边躲躲

大超:玉莲!

玉莲:哎!

大超:玉莲,小顺子回来了吗?

玉莲:没,没有啊?

大超:等这个东西回来我决绕不了他!

玉莲:他爹,值当的生这么大的气吗?他不就是一顿饭钱嘛!

大超:这哪是一顿饭钱啊!他又去赌博场,还输了两万块元呢。

玉莲:啊?赌博场,

大超:照这样下去咱家里就是有座金山也不够他踢蹬的!

      可怕!太可怕了。

玉莲:你 你你现在知道可怕了你

大超:能不怕吗?公安局也在查他们

玉莲:公安局?(手机铃声响)

大超:哎!公安局?奥!我是钱大超,好!我去!我去,

玉莲:怎么回事呀?

大超:我把财老板安排到夜总会,是我签的字,公安局要我去说个清楚

玉莲:你视财如命国法不顾 不但害了孩子也害了你自己呀大超:真是我的错吗?

玉莲:想想你交的那些人,办的那些事,给什么赃官塞钱,款爷送礼,打麻将进舞厅,还花上钱请人家干那些下流事···

大超:别说了!

玉莲:我要说!你整天就知道钱!钱!钱,钱是大爷,钱能养人,可钱也能伤人呀!你做的那些事,孩子他在听你说,他在看你做,可他也在跟你学呀!都是咱,都是咱把孩子印错了路哇他爹,你就快去公安局认个错吧!

大超:是我错了,是我把孩子印错了路,养不教父之过啊(愧打自己脸)

玉莲:他爹!他爹!

大超:玉莲我这就去公安局,我这就去公安局。(小顺子从房内跑出)

顺子:爹,娘,是我赌博输了钱,我没钱给人家,他们要拿刀子杀我,我才骗了你,这钱还给你,爹!我认错,我认错了,爹啊·····(顺子双膝跪地,音乐强起减弱)

大超:(唱)

      声声爹叫的我撕碎了心,

顺子儿跪在地好似火一盆。

烤得我面红耳赤难靠近,

养不教父之过我是一个罪人。

爹不该只顾赚钱不管你,

爹不该昧心违规走邪门。

都怪爹呀行为不正将儿引,

害的儿少年犯罪陷泥深。

儿啊儿我好悔呀我好恨,

儿啊儿铸成大错难慰心。

儿莫灰心从头奔 ,    .

痛改前非人自新 ,

浪子回头幸福在,

儿啊儿阳光在前处处春 。

顺子:爹!娘!(痛苦万分)

大超:孩子,咱已经触动了法律,悔悟吧,我要改,你也要改,别灰心,阳光在前,阳光在前。

顺子:爹,娘!我要听爹的话,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,我再也不干那些坏事了,我现在就去公安局自首也救救他们呀

大超玉莲:好!孩子,这就对了

大超:孩子,爹和你一块去公安局认错!走!(玉莲拿衣给小顺穿上,大超拿包,拿伞撑开护小顺外走,小顺回首向娘告别,造型,切光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剧   终

 

莱芜市程故事艺术团·

2012年  月  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12年9月10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10)



版权所有:莱芜市司法局 莱芜市普法依法治市办公室主办 联系电话:0634-6213746
网站维护:莱芜市信息中心 法律援助咨询服务热线:12348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